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被爆拖欠亿元招商报酬

2021-06-07 12:38 | 东讯网 |
我要分享

(受害人18年血泪上访竟家破人亡)

近日一则轰动性的新闻使得素有“世界水晶之都,中国温泉之乡”美誉的东海县登上热搜。在法治社会的今天,竟还有官员腐败、政府不作为、官官相护致人家破人亡之事,究竟存在怎样的黑幕?根据记者的采访当事人得知: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政府被爆欠亿元招商报酬

18年不兑现, 18年血泪上访竟家破人亡。本新闻最后有所有证据和录音资料,以下是记者采访受害人浙商王连儿的全部内容。

记者:王总,您好,关于您的事件我看过前期报道,说实话,很震惊也很气愤,今天特地采访您是想得知事情的详细经过,也让更多人看到真相。

王连儿:首先,感谢您的正义,2003年元旦,受东海县政府盛情邀请,在认真学习了县里关于招商引资各种奖励文件和政策,特别是听了原县委书记郑平,在全县招商大会上的重要讲话(让招商有功人员,成为生活上的富人,社会上的名人,政治上的红人)后,我们组织10余名骨干队伍,在东海注册了公司,租用县委党校整幢办公楼,配备了9个办公室,为方便接送全国各地投资老板,来东海考察投资,新买了二台风神蓝鸟,先后投资100多万,时间跨度一年多,前后接送浙江100多位企业老板来东海考察投资,为东海引资成功3个项目,一、北辰新区综合开发,投资3.8亿(实际投入超10亿)。二、东苑宾馆整体出让1180万。三、奔牛广场边300亩建材市场开发投资近2亿。总投资超12个亿,超过东海上年度全县、全年、全民招商引资的总和,可以说是大获成功,东海的发展有我们不可磨灭的功劳。

记者:那你们是东海的大功臣了,招商成果被人强行夺取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王连儿:当时当地官员可以公开拿招商奖金,原国土局高明局长,县委书记郑平,公开巨额索贿无果后,公开登报强抢我们亿元招商报酬,使我们的招商成果得不到东海县招商局填表认定,继而无法拿到报酬。在12亿引资项目被公开登报抢先后,我立即向市、省、中央书信反映后,王夫玉副县长跟我说,谁都抢不去,我给您发文件,重新给您登报,十天后县府办郭学伦副主任给我打电话说,(引资奖金要给县领导80%,您签字同意才能处理,否则处理不了),我当然不会同意,后面就是我漫长的血泪上访路,可以说民告官比登天还难。

记者:那确实是经济上蒙受巨大损失,看到您饱经风霜的脸,就能感受到这件事对您身心的摧残。

王连儿:2006年农历12月25日(过大年前4天),我年仅23岁的儿子王剑因欠帐被逼在温州18层高楼跳下身亡。为东海招商引资投资30多万的骨干成员陈女当仙,在为东海招商引资过程中,查出乳腺癌,回丽水做切除大手术后,未到30天,就赶回东海做成10亿引资大项目,这样的大功臣,却因我们一直未拿到亿元招商报酬,再次生病无钱进医院,多次向东海领导汇报无果,在家百日等死,于2021年4月21在家含冤病亡。这些年来我各地奔波上访信访不下500次,始终得不到解决,绝望之际我以死抗争过2次,2014年6月我吃下一整瓶安眠药,经50多个小时才被抢救过来;2014年底中央巡视组受理了我的案件,我看到了曙光,但交由连云港市纪委查处后却一直不结案,2015年6月25日我又一次绝望在南京跳楼未果,期间被限制人身自由,20小时不给吃饭。2018年1月中旬,中纪委高层领导接了我的案子,6个月后局长、县委书记先后被抓判刑,但仍然无人为我主持公道,至今我也没拿到应得的报酬。2019年10月24日,我又从东海县开始信访,由东海县商务局受理,但最终得到的处理意见是证据不足,领款手续不全,我向市商务局提出复查后也是同样的处理意见书。之后我又向市政府、信访局申请复核,2020年5月25号,连云港市人民政府信访局给出复核不予受理告知书,原因竟是招商引资办法是在东海范围内执行,解释权在东海县人民政府。2021年1月13日,我的信访代理人曹俊美收到国家信访局的批文,要江苏省信访局督促协调解决该问题。2021年1月21日,我带着国家信访局要求江苏省督办的批文去江苏省信访局。接待干部说他们对信访案件可管可不管。2021年2月1日,国家信访局给我的案件开通了信访事项查询网站,第二天,江苏省信访局就给我发了受理短信,短信上说,我单位己交办(转送)连云港市信访局处理,当天又将信访案件转交东海县信访局,又转交东海县商务局处理。十几年的信访又回到原点。2021年3月4日,东海县公安以见县领导为由把我的信访代理人曹俊美从国家信访局门口骗上车后,后被抢去手机并限制人身自由40多小时。2021年3月9日,信访局局长威胁曹俊美说,你再诬告县政府,要你负法律责任,当时薛剑副县长带着公安在场,曹俊美从那天起就不敢再当我的信访代理人了。2021年3月25日,东海县商务局连续给我发了两个信访处理意见文件,文件的内容是按信访条例应由上级处理。4月2号又给我发受理告知书。4月9号又给我发信访处理意见文件。东海县商务局在14天时间内给我连续发了4个处理文件,程序颠倒、内容矛盾。即说由上级处理,又说通过法律解决。省、市、县三级信访部门是公开的不作为,乱作为。2021年4月4号,我发现国家信访局为这个案件开通的信访查询网站已被关闭。

记者:这么多年信访下来确实不容易,直到今天您的诉求也没有解决。

王连儿:东海县的迅速发展,我和我的团队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我多年来数百次向东海县政府、信访局、招商局、商务局,连云港市政府,江苏省政府提出诉求,当地政府不作为、乱作为,官官相护,我的合理诉求始终未得到解决。上面领导有摧办,就骗我们去东海等候拿钱,其中一次让我、曹俊美、陈仁奎三人在东海格林豪泰大洒店等了近一个月,做假象欺骗上级领导。18年的血泪上访,18年的苦和难,已使我身心疲惫,我家破人亡、无家可归、天天想以死抗争,别无他求,只希望部分腐败和不作为乱作为的官员能得到应有的惩罚,还我公道。

证据  (有投资方合同,县政府邀请函,县委县府文件,有全程参与该招商活动的王夫玉副县长、政府办副主任郭学伦的5个电话录音,有接访干部的几十个电话录音等证据)

记者:听您讲完事情来龙去脉,我深表同情,您多保重,要相信政府,公道自在人心,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责任编辑:木林森)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