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乱”是这次美国大选的底色 | 新京报专栏

2020-11-03 12:12 | 新京报评论 |
我要分享

本质上,特朗普和拜登是在一个他们不喜欢的选举规则和制度框架下进行拼杀,乱是定局。

特朗普的支持者占领了纽约州库默大桥。/《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文 | 孙兴杰

美国大选进入最后的决战阶段,两位候选人都在做最后的冲刺。

当地时间11月1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包围”了拜登-哈里斯竞选大巴。对于这起事件,特朗普解释说,这是“保护”拜登的大巴车。由于特朗普支持者们的“护送”,拜登的竞选大巴取消了竞选活动。

特朗普的支持者保卫拜登的大巴,无疑是这场选情胶着的选战大片里的插曲,也为两党相互攻诘提供了新由头。

事实上,对这次大选前美国社会的混乱,很多人早有预感。只不过,特朗普与拜登两方的口水战,自身也成了混乱的“加码因素”。

特朗普拥趸皮卡包围拜登大巴后,这一幕很快被特朗普发到了推特上,还用了“我爱得克萨斯州”的标题。对特朗普的举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愤怒,指责这样的行为非常鲁莽和危险,也是一种“恐吓”策略。

这次风波,其实是这次大选投票过程中诸多乱象的掠影。

在大选最后冲刺阶段,特朗普和拜登都举行了竞选集会,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而拜登在密歇根州,双方都在努力争夺关键的摇摆州。在拜登这一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其站台,加油鼓劲,甚至打电话拉票,为曾经的搭档做出最后的贡献,前总统这样毫不掩饰地加入选战,此前并不多见。

回顾这场大选,可以看到,拜登和特朗普是两种不同的竞选风格。特朗普依靠的是社交媒体和现场的竞选集会,几乎看不到新冠疫情对特朗普的影响。而拜登遵循公共卫生的规范,竞选机会不但少,而且规模要小得多,与特朗普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竞选景观。

某种程度上,特朗普代表的是扁平化的网络结构,而拜登则是传统的等级性的竞选组织,这场大选也是两种不同竞选模式的竞争,最后的结果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美国大选的组织方式。对于特朗普支持者的皮卡与拜登竞选大巴的相遇,更像是平行空间的穿越。

特朗普支持者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制造了交通堵塞。/CNN报道截图

由于选情胶着,各种各样的预测也是满天飞。对于投票规则、计票规则,双方进行了非常激烈的博弈。

比如说,得克萨斯州曾经设立“不下车投票点”,有将近10万人已经选择了这样的投票方式,但共和党认为这项规定不合法。在大选投票前一天将举行听证会,以裁决这种投票方式是否合规。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这次大选提前投票或者选择邮寄投票的人创了历史纪录,同时,这场大选的投票率可能创下1908年以来的新高。双方都在努力动员和鼓动自己的支持者出来投票,投票率大幅提升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现在无法预估。但不可否认,美国人的投票热情被激发起来,这也是这次大选中非常值得关注的景观。

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只有在2004年赢得了多数选民票,多数时候都是赢了选举人票而输掉了选民票,换句话说,共和党总统是少数派总统。这是美国特有的选举人制度制造的景观和结果,由此带来的是,民调数据和大选结果的错位。本质上,这也是美国选举过程中乱象的映射。

在美国大选中,决定选举结果的是几个关键的摇摆州,从理论上来说,在赢家通吃的规则之下,只要在摇摆州赢得极少数的选民票就可以拿走所有的选举人票。从全国范围来看,赢得大选的人未必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拜登的团队认为,选举人制度存在很大的漏洞,落后于时代发展;而特朗普的团队则警告邮寄选票会带来选举舞弊,双方为此没少“撕”。

换句话说,特朗普和拜登在一个他们不喜欢的选举规则和制度框架下进行着总统职位的最后拼杀。这显然是这场选举中非常有讽刺意味的一幕。

□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

编辑:何睿 校对:付春愔

(责任编辑:木林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