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有关南大碎尸案的逻辑推理(热心市民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2021-04-12 11:14 | 中闻网 |
我要分享

热心市民看过南京的日落,看过南京的夜空,也曾在南京的街头大做美梦……热心市民已灰溜溜地从南京回来了,有网友曾说去南京未必有用,我当然懂,无论如何,我是带着受害人和许多网友的希望前去!PS:参考受害人家属可怜无助的样子,我怎么可能不懂?

我满心欢喜地带着资料和推理前去,那边说不用,就写了一张申请单吧(类似何时何地有何要求)。我能怎么写?写道:希望相关部门查一查96年南大附近刽子手后代肉制品个体经营户,受害人刁爱青死于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根据逻辑推理得出……拒收我的分析资料与推理,和打几个电话不了了之有何区别?否则也用不到我多此一举的前往,走完这一系列所有流程,热心市民被当成傻纸again!

热心市民的推理如何请大家自行判断,以下为精简版南大碎尸案的逻辑推理。凡事都有可能,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千千万万的热心市民都不愿放弃一丝的希望与可能,因为人间自有真情真意,我们都希望早日破案!

明朝时候酷刑最精细,因为明太祖重刑的缘故,可以说是“精益求精”。明朝凌迟3357刀,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所以只有明朝的千刀凌迟才是真正死刑的艺术,也才是民间所谓的千刀万剐。

清朝的八刀刑是千刀凌迟的缩减版,清末八刀刑网上资料:刀法走向为:左胸→右胸→左二头肌→右二头肌→左大腿→右大腿→切左手臂至肘部→切右手臂至肘部→左小腿至膝盖→右小腿至膝盖→砍头 (百度资料到这里结束) 但是,清末八刀刑照片显示,最后还会砍掉四肢,说明砍头后会有四肢骨关节的分离。

还有,凌迟肯定会有生殖器的切割,步骤走向:胸膛→生殖器→四肢或胸膛→四肢→生殖器,会在开腹前完成,女性会切割外生殖器,比如yin唇、yin蒂。(因为是死刑的艺术,展现精细、艺术的一面,所以我觉得凶手会清理受害人yin毛!)

同类型脏器会归类一起,梧桐属阳,女性生殖器属阴,所以梧桐树洞里有子宫+被切割的外生殖器(肉块)。同理,肠折叠摆放整齐,所以所谓的肉块会有gang门。

证据的话,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就是证据。因为并不是每个刽子手都会千刀凌迟,懂千刀凌迟的只有家族制,代代相传。

每一个刽子手心里都有千刀凌迟梦,就像是他们那行的《辟邪剑谱》,凶手96年完成了他毕生梦想,也是他最高水准的发挥。这是一项很大、很费力的工程,南大碎尸案是他的“巅峰之作”,而且他也并非是爱好杀人的变态,所以肯定不会再出手。

根据凌迟手法huo体进行,他当晚或者第二天就开始动手了。因为他并非冲动型杀人,他会打猎+解剖肢解,这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达到的水平,说明他一直有这个想法(有练习)。

开学三个月,受害人晚一个月才去上学,就这么一段时间,而且还是那个年代+周围人一点没察觉的状态,不可能存在和凶手轰轰烈烈的爱情关系,但肯定认识,而且认识不久。之前我说过正推有些地方加重刻画下,他也并非晚三天才动手,我就是想把他时不时拎出来踢一踢,傻不拉叽的“小可怜”!!!

很多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些附近的老面孔,尽管不熟悉,但只要某个巧合碰到说起一些话题(比如是受害人喜欢的文学),这时我们很多人(包括受害人)会放松警惕,不会把这些人(凶手)当成坏人,还会下意识把他们划分到“安全区”。

纵观凶手一系列手法等,看的出这人性格冷静、内向、沉稳,其实受害人的性格和他有点像,也是内向冷静,这会给受害人一种同类间惺惺相惜的致命错觉。那晚寝室室友违规操作电器连带她被罚,她肯定会找“同类”倾诉,至少受害人对他存在信任、好感。

从凶手东南西北到处放“烟雾弹”迷惑警方,说明这人不会是知识分子理论性人士,擅长屠夫技能、解剖肢解、打猎、反侦察这一系列丰富经验,不会是文人家庭出身。(懂的有点多,小手爱乱动!)

虽然凶手不一定很刻意在寻找这么一个猎物,但他其实从未忘记过这个想法。只要受害人一出现,他这个老江湖就知道机会来了,“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所以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千刀凌迟最后会割耳、割舌,据说有的还会挖眼,但手下留情割一只耳朵(可能割一半后来蒸煮时候弄掉落),说明他俩认识。

尽管刽子手一行会有凌迟梦,但是时代不一样了,这种东西早已被时代废弃,凶手不仅了解还动手完成,说明心理有问题。性格很偏激,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梦想”,而且这一系列操作正常人根本承受不了!

再者,假设凶手不存在“梦想”计划,考虑凶手性格偏激有问题+受害人顽固的脾气,如果因为矛盾致使凶手冲动之下对受害人下手,但根据他对凶案现场的安排与选定+安心处理尸体那么多天的淡定心理,说明他了解受害人的情况。比如,当地人一两天失联,家人早就报警搜寻,所以凶手知道受害人不是当地人+她的人际关系如何(寝室关系冷淡疏离)。

综上所有:A凶手和受害人认识(认识不久),而且受害人信任或对他有好感。

B根据凶手对南大及附近的了解程度+能和受害人认识,说明他就在南大附近。

C千刀凌迟对凶手而言意义重大+不合时宜的完工情况,那么凶手身份只可能是家族制刽子手的后代。

水佐岗3kg纯肉块与体位脑洞问题,简单归纳篇那里有分析过,所以实际顺序如下:

19号发现:1大锏银巷13号肉片+三根手指0.7kg

2华侨路工地肉片500片0.8kg

3小粉桥附近垃圾堆肉块两袋1.2kg

4小粉桥附近垃圾堆内脏+肉块5kg

5小粉桥附近垃圾堆肠+肉块6.5kg

---------------

20日发现以下:6南大体育场肉块+子宫0.6kg

7南大天津路校口骨架骨骼7.5kg

8南大汉口路医院肉块0.8kg

9水佐岗附近垃圾堆头颅+肉块共3.0kg

10水佐岗下水管道肉块3.0kg,还有衣物床单等。

凌迟的具体特点、刀法走向、本案与千刀凌迟共同点,反推篇详细分析过,不继续展开。

如果受刑人直立,钉或绑木桩上,那么明代凌迟3357刀法走向(从左向右,从上到下):胸膛→双上肢→双下肢→开腹取内脏→砍头→四肢骨关节分离→处理后背及身体残留肉组织(骨骼、骨架精修)→头颅处理(割耳等)→将受刑人尸首扔街上

本案如果受害人也是直立时进行,根据以上刀法走向,那么选项1,2,3主要为胸膛、双上肢(三根手指)、双下肢的肉。

选项4,5,6,主要为开腹取出的五脏六腑及周围腹部肉块,到这里为止,后背或身上残余的肉已经为少量。

骨架骨骼精修之后,那么选项7,8, 就意味着已经完全人去肉空,整个过程基本已完工。

选项9为水佐岗附近垃圾堆头颅+肉块共3.0kg,即使其中稍有肉为骨架精修时遗留下来,那么选项10这3.0kg的纯肉块不可能出现!!!不可能存在那么多的量,所以不是身体直立钉或绑木桩上进行!

至于为何是身体平躺时进行,原因一: A考虑作案现场不具备绑木头条件的可能性

B床单大量的血

C衣服平整,沾到血。

说明受害人当时未穿衣服,衣服在边上或者后来沾到,符合凌迟裸身进行。

原因二:选项1--9之间,纯肉块重量:0.7+0.8+1.2+0.8=3.5kg(身体正面),选项10纯肉块重量为3kg(身体背面)。两者重量相差不大,即使有漏记的肉块,总的重量差也不会过大。

综合∶身体平躺时进行,红色(红色床单)有仪式、致敬等意义。

所以,本案凶手最后凌迟刀法走向(从左向右,从上到下): 胸膛→四肢→开腹取内脏→kan头→四肢骨关节分离→处理身体平躺时未割到的肉(余量不少)→头颅处理(割耳等)→将受害人尸首扔街上

因为身体平躺时进行,根据以上刀法走向,那么选项1,2,3主要为正面胸膛、双上肢(三根手指)、双下肢能处理到的肉。凌迟会对ru房进行切割,参考3小粉桥垃圾堆两袋肉1.2kg肉块的重量,考虑可能为女性ru房,会存在ru头、ru晕等切割的可能。

1,2为部分胸膛肉片、四肢肉片,所以考虑凶手下刀顺序为胸膛→外生zhi器切割→四肢肉(三根手指)。

这里需要另外说明下,A参考八刀刑:左二头肌→右二头肌→左大腿→右大腿→切左手臂至肘部→切右手臂至肘部→左小腿至膝盖→右小腿至膝盖

B考虑凶手为第N代半吊子传人,达不到他老祖的水准。

所以,从双上肢→双下肢这一过程,并非一定是处理完双上肢再处理双下肢(正面能清理到的部分),考虑存在一部分双下肢和双上肢的肉片有同时处理的可能。(顺序微小改动的可能)

A根据凌迟手法特点,肉片(细小肉片)说明受害人还存活。

B肉片→肉块最主要性质的改变,在开腹这块区域。

C选项1,2,3为四肢肉(包括三根手指huo切)、胸膛、ru房。

综上,考虑受害人死于①开腹前,在切除三根手指(上肢)之时(不排除一部分双下肢肉也有被处理)。②开腹后内脏处理时大出血而亡

Ps:参考八刀刑图显示割乳后受刑人依旧存活+受害人头颅通红面部表情狰狞,我个人认为受害人死于②的可能性要大。

选项4,5,6,主要为开腹取出的五脏六腑及周围腹部肉块,5为肠+肉块(有gang门),6为子宫+肉块(被切割的女子外生殖器,还会修理yin毛)。到这里为止,后背或身上残余的肉有不少,主要包括后背部、臀部及四肢另一侧未清理到的肉。

选项7,8,10,为骨肉分离、骨骼骨架及精修处理下来的肉,应同批次处理。

但是呢,选项9,10一旦同时出现,就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A选项10能够再次证明平躺体位。

B开工一周用时不够,依旧出现了赶进度情况,说明凶手速度慢。

文章分析过他身体有缺陷,A凶手腿有毛病>手有毛病的可能。

B不排除手脚同时有毛病的可能,如果手脚同时有毛病的话,遗传性或先天性可能性>外伤因素所致,那么我个人倾向于凶手有家族遗传性骨疾病,或是先天性骨疾病。

综上:凶手身体有缺陷,存在手、脚方面的疾病。

……………………………………

至于为何能得出这些结论?从逻辑推理角度而言,根据选项1—10凶手下刀手法、走向、抛尸顺序=千刀凌迟。√(受害人平躺时进行),逻辑上绝对成立!

第一,因为身体平躺,所以遗留下来的肉不少,如果他在抛尸前已完成所有碎shi工程,那么切割处理这些肉块应早于骨架精修,即使是骨架精修后再处理,那么最后抛尸情况只可能是:A7,8,9,10全部一起出现,为骨肉分离(包括肉块处理)、骨架精修、头颅处理全部一起。

B7,8,10一起;9单独出现。 为骨肉分离(包括肉块处理)、骨架精修一批;头颅处理单独一批。(即使还有小部分剩余的残肉)

C7,8;9,10 NoNoNo!!!不可能出现这种抛尸情况,说明凶手时间不够来不及,在赶时间。

第二,19号抛尸以小粉桥为主,选项1—5为同批次抛尸(不分抛尸地点先后顺序),当天全部相加重量为:0.7+0.8+1.2+5+6.5=14.2kg

20号以南大周围为主,选项6—8为同批次抛尸,相加重量为0.6+7.5+0.8=8.9kg

20号以水佐岗为主,选项9—10为同批次抛尸,重量为3+3=6kg

所以,20号当日总重量为6+8.9=14.9kg

对比19和20号两天总重量,可以得出:A推得凶手抛尸工具为三轮车。(凶手有三轮车,工作性质可能需要骑三轮车)

B参考19号三轮可以承受的抛尸重量,20号明明可以一次性出手却冒风险分成两次。

综上,说明凶手抛尸前已完成碎尸的情况不成立,他根本还没有完工,所以绝对存在边处理边抛尸!!!

受害人10失踪,19号抛尸出现,法医证实受害人最晚死于14号(具体哪天未知)。假设受害人死于14号,结合凌迟特点受害人死于开腹前四肢处理(切手指)或(开腹内脏处理这个区间),那么不排除凶手10当晚就动手,所以存在进程:

A10号→14号为正面胸膛能处理到的肉→外生zhi器切割→正面四肢能处理到的肉→开腹区域(取内脏处理前或中)

B14→20号(水佐岗抛尸前)为开腹区域(取内脏处理中)→砍头→四肢骨关节的分离→把未处理的肉大块割下暂不处理,先进行骨骼、骨架精修。

C20号水佐岗抛尸,头颅处理+剩余肉的切碎处理。

从以上ABC可以看出,凶手进程缓慢且匆忙,再参考受害人死后不再是精细肉片,改为切碎的肉块。

我们每个人下刀手法都不一样,即使因为某些原因出现了不同的刀工情况(比如有粗糙和精细,工具的改变等),但根据肉片、肉块切面倾斜的不同坡度、角度、下刀力度、相互连贯性等各种因素,经过分析对比,能够鉴别出是否出自同一人。

J方当时动向:对独居男士列为重点排查、怀疑对象,但也不排除家庭成员一起作案的可能(认为父子)。

可以先得出一个结论——本案不止出现了一种手法,否则不排除家庭成员一起作案的说法就多此一举。因为每个人的手法是专属,即使用的工具不同,还是能鉴别出是否出自同一人。

所以,本案绝对有两种不同的手法(力度确定为男性),就像凶手看似有两个男人。再结合上面ABC的选项(凶手只有一人,而且进程缓慢超时)+刽子手一行会从小培养左右手使用,所以可以得出凶手擅长左右手的操作!!!

凶手有小缺陷⇌进程慢,本案凶手不存在熬夜赶工情况,一是凶手可能要上夜班,二身体缺陷致使不能熬夜赶工,因为手脚疼呗。

但是,①19号抛尸为凌晨或者18号深夜可能性大

②凶手和受害人认识,凶手工作点就在学校附近。

学校附近需要上夜班+骑三轮车别人习以为常(凶手骑三轮车抛尸)+个体经营,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职业,何况他身体有缺陷,所以可以排除这一可能!

那么,凶手身体有缺陷⇌进程慢(最后边处理边抛尸)⇌不能熬夜赶工身体吃不消

再回到96年,J方在南大及附近排查三个月忽略他⇌看似是弱势群体

所以,凶手身体有缺陷⇌进程慢⇌不能熬夜赶工身体吃不消⇌J方在南大及附近排查三个月忽略他⇌看似是弱势群体 可以说,全部成立!!!

至于凶手为何身体有缺陷还能完工,因为他那时正当青壮年(30—40岁),可以说是他的巅峰。再年轻些没那么沉稳,也没那么“见多识广”;再老的话体质更加不行,而且参考与受害人认识有话题,综合凶手96年那时年龄在30—40岁。

南大碎尸案总的最终分析:

凶手性别:男

凶手身份:家族制刽子手后代(懂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

凶手特长:懂解剖肢解、屠夫技能、反侦察、擅长左右手操作。右手为主,左手为辅,平时以左撇子示人,重活、精细活时使用右手。(后续分析过)

凶手和受害人关系:刚认识不久,半熟中。

本案手法: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

证据:如果凶手没留下证据,A死刑的艺术(千刀凌迟)就是证据,别再说不是……至于是不是那样,逻辑推理百分百不接受反驳!ps:证据证据不是嘴上说说就行,路是人走出来的,是与不是也是需要配对的过程!!!

B可以比血手印大小,据说留下血手印。

C让凶手左右手都切猪肉,可以和案发时肉片比对。

凶手身高:165—170cm

文化程度:小学或初中

身体特征:身体有缺陷,存在手脚方面的疾病。

96年时年龄:30—40岁。

职业:南大附近个体经营户,肉制品类店(猪肉+碎木屑+三轮车)

无论消息真假,但是各种事实证明96年南大附近就是存在这么一个男性刽子手后代(懂千刀凌迟手法)!

A附近老居民可能会对他有印象

B当年调查的jc不知是不是有印象,南大周围存在这么一个人!

C家族制刽子手老底逃不了,应该有记录!

至于为何开水烫尸块,蒸煮头颅等,考虑他可能知道消除指纹证据的情况,我觉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古人有吃人rou的习惯。

资料里记载凌迟结束后百姓会吃人肉,既然是死刑的艺术,一方面作为作品展现(视觉),还能拼凑出完整人形,人形可辨,再认出这个人是谁。

还有一个可能和吃(味觉)有关,开水烫(蒸煮意义)拼凑起来像一道完整精美的菜,艺术“佳肴”……

死刑的艺术=视觉艺术+味觉艺术=凶手眼里的完美作品

……………………………………

刽子手一行真的很容易让人忽略,其实他们那行对各种刀的掌控和擅长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千刀凌迟,死刑的艺术,说明刽子手一行还要展现自己的刀法水平。

用刀厉害人士,我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医生、屠夫、厨师身上,然后自然而然把他们那行包括他们的后代给忽略了!!!

这么说,有哪个医学生学的是这样的解剖?骨关节分离需一次成型?这肯定需要日积月累实践经验,医学解剖只是一门课程,让医学生一定程度的了解罢了……

医学目的是治病救人,哪个医学生会学手拿大刀骨关节分离必须一次成型?将人头颅也需做到快速砍下?学习期间和医院必须面临这么血腥残忍的场面?这些(包括其他)全部不存在的,这哪里是治病救人的“手法”吗,外行误区!

至于屠夫和厨师,他们会懂解剖?懂肌肉组织顺着肌肉的纹理来切片的,骨关节分离必须做到一次成型等等?他们学这些的意义呢?

96年警方方向没错,只不过凶手既擅长屠夫技能,也擅长肢解技能(与医学解剖似像非像),所以这两样技能其实他全都“暗藏”……

这就是我们一直看不起,轻视,忽略的刽子手一行!!! 半吊子传人都有这样的水平,可想而知他的老祖及以前那些刽子手能力如何,如果不是因为推理南大碎尸案而去研究他们那行,我做梦都想不到他们那行居然懂这么多,只能说大开眼界……

所以,店主特意放汉口路医院门口的那袋肉,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去挑衅、炫耀自己“刀法技能”,再顺便“抹黑”下,一举两得!我网上看到不少传闻,真假不知,但是按照凶手性格,jun区之类他肯定去“抹黑”过!

写这些也够了吧,逻辑推理得出受害人的遭遇就是这么可怜,凶手真的是死一千次都不够!!!

我们信佛之人相信缘分,所以我是作为受害人的有缘人专为这事而来。其实本来写完不准备发网上,毕竟受害人的遭遇如此可怜,所以我特意拿着这些资料分析去过南京给J方看,既然他们看都没看说用不着,那我只能把逻辑推理给补全了。总有网友看得懂,这样对受害人而言也是一种希望吧!

我从做推理写文→四处发帖发文→160多家媒体求助→打过四个南京J方电话→亲自去过南京市公an局……

这半年来,我把这一整套的流程全都走了一遍,实在太累太累了……作为有缘人,我真的尽力了,不过很多事情我根本决定不了……

受害人绝对是个好姑娘,她只是运气不好,真的是非常非常可怜!25年过去了,人生能有几个25年,大家真的觉得不该查那个刽子手后代个体经营肉制品店主?(消息中的刽子手后代熟食店店主,还有凌迟手抄本!)

————————(补充)

我是作为受害人的有缘人专为这事而来,从做推理写文到现在基本没好好休息过,这半年多我一直在为她找希望。我一个人兜兜转转、四处碰壁,真的是太累太久了……天涯有我“笨重”的足迹,在此谢谢一些网友的支持与信任,谢谢你们,因为我们都是热心市民!

不少网友看了我一路,如今这条路已彻底走到底……我想对受害人说声抱歉,我心向正义与阳光而来,真的是满怀希望从未放弃!!!可是,有很多事我实在无能为力,真的决定不了……

刁爱青的姐姐,姐姐,真的对不起,我实在尽力了!你先撤诉,我已到底,原来我俩殊途同“归”而已。我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而来,唯有一身蛮力,一颗真心……

山重水复疑无路,我唱着《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准备离去……可是受害人的遭遇实在太悲惨了,我真的不忍心就这么丢下她不管,却又无能为力……

请大家给我(还有刁爱青与她的家人)指条明路可好?拜托了,谢谢你们!

我去南京时候,刚上车就开始想我女儿,我想她会不会哭着找我……

在刁爱青父母的记忆里,她依旧是那个乖巧文静的小女孩!25年前的“分离”实在来的太突然,明明记忆里的她还在安静看书,可现实呢?

谢谢一部分网友的支持,你们为何支持我?

因为你们想起了从前的自己,我们都绝望过,冷漠过,麻木过……但总有那么一刻,我们会想起“最初”。

我和你们很多人一样,就是一个路人甲,不过我做了一件你们曾经也愿意做的事。有没有想起自己曾经勇往直前的样子?有没有想起自己天真善良的样子?有没有想起自己无数次被拒、落魄不已的样子?有没有想起自己无路可走的样子?

我这一路走出了很多人不同的样子,可是无论我经历了什么,我依旧和“最初”一样。谢谢你们的支持,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其实我们都一样,依旧是“少年”!

但愿,我们这群“少年”能把“少女”早日送回家!

山路十八弯,相聚终不晚。 缘来缘去,缘来我们都是她的有缘人!


(责任编辑:王国学)
网友评论